首页政务要闻台办动态各地台务要闻新闻发布会视频新闻发布会辑录交流往来两会商谈经济合作港澳海外突发事件
权益保障涉台法律事务服务台胞创新工作网友留言办事指南(就业就学就医居留证照考试经济往来旅游

辜振甫谈话要点稿 (1998.10.14)

时间:2008-06-05   来源:SRC-153

  这次本人能来大陆访问,和汪会长见面,觉得格外高兴。从去中十一月海基会发函建议由本人率团前来访问以来,经过双方人员不断地磋商,得以成行,可说是十分难得。今天见到汪会长,本人不禁想起五年前在新加坡会谈的情景,当时气氛良好,成果丰硕,签订了《两会联系与会谈制度协议》等四项协议,奠定制度化协商管道,的确是两岸关发展历程中突破性的一步。

  本人此行到上海、北京两地进行参访,并和汪会长等有关人士见面,希望能透过坦诚沟通和自由交换意见,增进理解,消除不必要的误会,为推动两会会务营造良好的气氛,更为中断三年多的制度化协商管道带来重新启动的契机,进一步促成两会领导人第二次会谈的尽早召开。同时,希望经由建设性对话,就双方所关心的重要问题交换意见,以建立两岸之间的互信,寻求良性互动的共识,为两岸关系的改善与长期稳定创造有利的条件。

  贵会近年来主张舍弃事务性协商而就政治谈判进行序性磋商,本人认为事务性协商攸关人民的权益不可偏废。最近十年以来,随着两岸人员往来频繁、贸易及投资快速增长,民间交流成为两岸关系非常重要的部分,因而衍生的题,例如,台湾地区人民在大陆地区的人身安全;台商在大陆地区的投资保障以及有关税务、关务等事宜;渔事纠纷处理;偷渡犯遣返、共同打击犯罪;两岸司法互助等事项,以及贵我两会会务往来所发生的问题,因贵会片面中断制度协商,以致迄今仍无法得到解决,也造成两岸关系的倒退。贵我两会既然是两岸政府正式授权处理两岸事务的民间团体,当务之急应是遵守新加坡协议,以示诚信,取信于民,尽快恢复制度化协商,致力解决这些较不具政治争议的人民切身关心的问题。进言之,在进行事务性协商中可以理出政治性障碍,在未来协商时逐一加以理性排除,这才是建两岸所欠缺的“互信”的正确途径。

  台湾人民的祖先都是四百年前从大陆过来定居的。一百年前,中国视台湾为化外之地、化外之民.把我们割让给日本。二次大战结束后,许多殖民地和托管地纷纷寻求独立,但通过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协议,台湾回来了。从一九四九开始,两岸隔海对等分治、互不隶属已近五十年,“一个分治的中国”,既是历史事实,更是政治现实。接受分治的中国,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大陆的对台政策是和平统一,我们同意和平。我方已经与一九九一年宣布结束动员勘乱时期.放弃以武力手段解决两岸问题,并透过扩大交流和积极协商,为促进两岸和平做出具体贡献。谈统一的前提是没有统一,谈统一要接受分治,才能谈政治问题。还未统一之前,台湾应有国际空间。台湾有若干国际空间,并不是排除或取代大陆;台湾二千一百万同胞的声音在国际上听不到,是不公平的。遗憾的是,大陆方面不肯尊重现实,也不肯放弃对台湾使用武力;而且在国际上设法阻断我方的活动空间。这种以假设“中华民国”(明显为当前世界为重要政经实体之一)在国际上已经不存在的做法,只有加激台湾人民的反感,完全无助于两岸关系的改善,也是我方所无法认同的。重要的是,唯有彼此对等定位、相互尊重,才会使所谓政治性对话具备实质内涵。希望双方在尊重分治的现实基础上,展开建设性的对话,逐步寻求全体中国人长远的福扯、全中国未来的民主统一。

  此外,我们已经注意到,汪会长对于“一个中国”原则的定义有较具弹性的看法.这种说法在大陆内部也引起关注;同时,钱其琛先生近期也提出所渭“一个中国,内外有别”的见解,我们对于何者为实际运作的基准有所质疑,在此必须明确指出,一项政策用不同标准拴释,并不符合现代化国家的作法;而更重要的是,两岸既为对等的政治实体,就不宜区别对待。因此针对所谓“一个中国,内外有别”,希望能得到明确的讯息,以避免发生误判。

  本人在此强调,追求国家的民主化与现代化是当今世界不可抵挡的潮流,也是两岸关系长期稳定发展的方向,台湾是民主化的国家,追求民主和追求现代化是不可分的。在此过程中,我们不朝向“独立”的方向发展,而是相反。彼此尊重、给台湾国际上的地位和空间,这是台湾人民所共拥有的观念。这个问题决定着国家统一的进程。同时,大随民主化与两岸关系的发展,便是国家统一进程的决定因素,企盼大陆方面充分了解台湾半世纪来的民主化重大演变。我们乐意将所累计的民主化及经济转型发展的经验与大陆分享,以开创互惠互信双赢局面,不仅成为东亚区域安全繁荣的稳定力量,并能符合国际社会的期望,而为世界和平做出积极的贡献。

  话不坦率不能增进了解、解决问题。找到双方共同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必要的。只有坦诚沟通,才能慢慢走近。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大陆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不能说因为还未统一,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要制造障碍,把台湾推到分离的边沿去。假如心中没有一个中国,就不会讲统一,也不会讲分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政治谈判我不回避,但韩国与朝鲜五年前就谈政治,可现在人民还不相互往来。而台湾方面却积极开放了两岸人民的往来。假如能够承认台湾是一个政治实体,什么问题都变的简单了。我的话很直率,希望汪会长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