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务要闻台办动态各地台务要闻新闻发布会视频新闻发布会辑录交流往来两会商谈经济合作港澳海外突发事件
权益保障涉台法律事务服务台胞创新工作网友留言办事指南(就业就学就医居留证照考试经济往来旅游

唐树备答香港《文汇报》记者问 (1998.01.02)

时间:2008-06-05   来源:国台办网站
  去年一年,两岸关系在总体上趋向稳定。两岸的各项交流、人员往来、经济合作都继续发展,达到了新的水平。这样的成绩的取得,首先是由于中国反分裂、反“台独”的斗争使得外国的反华势力在插手台湾问题时更加谨慎一些,使得台湾岛内某些顽固坚持“台独”的势力在从事分裂活动时更加谨慎一些。没有这样的斗争,没有中国在外交上取得的一系列重大的进展,两岸关系总体上趋向稳定的局面,就很难或者不可能取得。

    再加上去年 7月 1日香港顺利回归祖国,大陆方面本着《基本法》,本着中央政府处理港台问题的基本原则来处理香港回归之后港台的交往问题,这对于两岸关系总体上趋向稳定也起了重要作用,对于港台之间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保持直接的“三通”,保持民间的人员往来,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去年两岸关系总体上趋向稳定,这是两岸同胞都愿意见到的。

    去年的另外一个特点是,两岸民间的经济合作、人员的交流继续发展。去年从台湾到大陆的人员往来达到一百九十万人次,创造历史上的最高纪录。台湾和大陆的贸易进一步发展,比 l996年增长 7%点多。其中,台湾的贸易顺差按照 l到 l0月份的统计,达到 120亿美元,全年将超过这个数字。这是两岸同胞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们展望l998年,希望两岸能够克服分裂势力的阻挠,能够使两岸关系继续朝向稳定的方向发展。这是两岸同胞都愿意见到的。钱其探先生提到,海协和海基会早日就两岸政洽谈判的程序性商谈能够进行接触,提到两会应该扩大交流;陈云林先生明确表示,在台湾方面明确表示同意两会就两岸进行政治谈判程序性商谈的前提下,中央台办和国务院台办就会随时授权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和台湾海基会进行接触。所以我们预期在两岸同胞的努力下,两会之间的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能够及早地展开,我们也预期在新的一年里,两岸的民间交往、经济合作与交流继续得到发展。

    记者:台湾方面指出,在“辜汪会谈”之前,唐焦二人应该先碰面,就政治谈判的问题展开程序性磋商。如果是这样,您认为,“唐焦会谈”的议题应是什么?在什么时间、地点进行会谈?您认为,是您过去比较方便还是焦先生过来比较方便呢?目前海基会正在等待海协对辜董事长来访大陆一事的回复,您认为,春节过后会否有一个明确的信息?

    唐树备:到底是事先生来大陆访问,或者是焦先生和我先接触这些程序上的问题,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就是希望台湾方面能够对大陆方面主张的正式结束敌对状态的政治谈判表示明确的意见,能够对大陆方面一贯主张的就政治谈判进行程序性商谈的呼吁能够表示明确的意见。只要台湾方面明确了这个意见,台湾方面同意就政治谈判进行程序性商谈,那么至于海基会到大陆来或者是我到台湾去,是我发信或者是海基会来信,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关键问题是我们到底要谈什么,我们接触到底是为了什么?

    大陆方面一贯主张两岸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就结束敌对状态进行谈判,大陆方面分阶段、分步骤地就祖国和平统一进行谈判的作法是非常务实的、能够得到两岸同胞认同的。因为两岸统一需要时间,我们现在应该保持两岸之间的稳定、和平,这也是台湾同胞提出来的强烈愿望。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正式结束敌对状态的政治谈判,可以充分地满足台湾人民的愿望,可以通过谈判达成协议来共同维护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两岸的关系就能大大地向前走一步。台湾不独立,不搞分裂,外国势力不干涉中国的统一问题,那么大陆也不存在需要用武力来解决台湾问题的可能性。台湾方面一开始是不赞成这一呼吁的,但后来我们注意到,台湾领导人一再表示要正视结束敌对状态的问题,也一再表示要在任职期间在这一问题上做出关键性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当大陆方面正式提出要进行这方面谈判的时候,台湾领导人就采取言行不一的作法。这是阻碍两岸恢复面谈和接触的主要问题。

    记者:大陆“一个中国”原则的政治内涵是什么?

    唐树备:“一个中国”的问题,今天钱其琛副总理已经根据江泽民主席九五年的讲话再次做出了明确的表述。两岸在统一之前,“一个中国”的政治内涵就是坚持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能分割。我们并不认为,两岸之间的谈判是以台湾方面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央政府作为前提的,只要承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样一个事实,谈判中的“一个中国”问题就已经解决了。实际上,这个问题本来不是一个问题。 l949年以来,两岸历来都是如此的。但是后来的情况表明,台湾的领导人偏离了“一个中国”的原则。 至于两岸之间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应由“两会”来进行,海协和海基会 1992年就已经达成共识,在事务性商谈中,只要海峡两岸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就可以了,不去讨论“一个中国”的政治内涵是什么。我想,到“两会”决定进行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时,这一共识同样适用于两岸“两会”之间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在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中没必要马上讨论“一个中国”的政治内涵。将来在结束敌对状态的政治谈判中,假如台湾方面提出“一个中国”的政治内涵问题,我们还可以再讨论。当然,我们的立场是很清楚的,在统一之前,在两岸之间,“一个中国”就是指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能分割。

    记者:假如台湾方面一直不对结束敌对状态的政治谈判做出回应的话,大陆方面怎么办7

    唐树备:假如台湾方面迟迟不愿意做出明确回应,违背其已经做出过的表态,不愿意履行其已经做出的要为结束敌对状态做出贡献的诺言,这个责任当然是在台湾那边,而不在我们这一边。

    记者:在 92中曾有一个“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协议,那么可否在这个协议上继续进行谈判?您对今年的会谈前景是否表示乐观?

    唐树备: 92年的协议海峡两岸达成一个“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口头共识,关于“一个中国”的政治内涵的,并没有讨论。台湾方面将这个共识归纳为“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这有历史文件为证。

    93年“汪辜会谈”进行以来,“两会”的事务性商谈一事无成,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涉及政治问题,政治问题的分歧影响了事务性商谈的进行。事务性商谈要取得进展,我们不能回避政治上的分歧。我们应当有一个渠道来讨论政治上的分歧。当然,政治分歧开始讨论以后,我们也可以就两岸之间经济性、事务性问题中两岸双方都同意的议题进行讨论。台湾方面自己通过事务性商谈提出了政治问题,但当我们需要面对的时候,台湾方面又拒绝谈论这一问题,这对“两会”商谈的进展是没有好处的。

    记者:李登辉曾对日本记者表示,他在访美前曾告知正在台北访问的您,您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对的表示。请问唐会长事实是这样的吗?

    唐树备:我想利用此机会澄清对这一问题的谣言。l995中 5月 6日,我和我的同事到台湾访问,对第二次“汪辜会谈”的预备性问题进行磋商。在此前夕,我们得知了美国同意李登辉到美国活动的消息,我们坚决反对这一做法,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在我到达台湾的当天晚上明确发表声明,严厉批评了李登辉搞分裂的这种活动。大家知道,“两会”谈论的问题是民间性的、经济性的、事务性的,不能涉及政治问题。我在台湾共有三天,我们举行了三次会谈,从来没有涉及到李登辉访美问题,因为不能涉及,否则就会违背“两会”的协议。日本某报纸报道说,李登辉称,在访美之前曾就此事告诉了我,我表示了无所谓的态度。这完全是无中生有、不值一驳的。

    记者:台湾“行政院长”萧万长在“立法院”中公开表示,台湾在解除戒严之后,就已经是和大陆结束了敌对状态,大陆方面如何解释这一问题?台湾方面要如何表态,大陆方面才会认为已结束了敌对状态?

    唐树奋:结束敌对状态的问题应当通过双方的谈判来解决。尽管台湾单方面地宣布已结束敌对状态,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大陆的渔民经过马祖附近,台湾方面向他们开枪,这是结束敌对状态的行为吗?对台湾的企业家到大陆来投资实行“戒急用忍”政策,这是结束敌对状态的行为吗?台湾同胞到大陆来可以到处旅行,大陆的同胞却不可以到台湾去旅行,这是结束敌对状态的做法吗?

    所以宣布(结束敌对状态)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要看行动,看是不是真的结束敌对状态,现在实际上并未结束。所以我想,结束两岸的敌对状态还是要通过两岸的谈判来解决。

    记者:台湾民进党的存在是否阻碍了台湾与大陆谈判的进程?

    唐树备:我们反对台湾独立的立场是一贯的,我们认为“台独”是没有出路的。现在对大陆的政策不是由民进党来负责的,而是由台湾国民党当局来负责的,所以现在两岸的谈判受到阻碍主要是由于台湾当局的政策造成的。当然,台湾民进党的“台独”主张我们也坚决反对。

    记者:海协与台湾海基会的会谈如果要恢复的话,是否具备什么有利条件?

    唐树备:我想有利条件还是很多的。

    第一,两岸关系的发展已经提到两岸政治上的分歧影响了两岸关系的发展这一问题。所以越来越多的台湾同胞能够接受、能够理解进行政治谈判这样一个呼吁。

    第二,两岸的政治谈判、和平统一的谈判是分阶段的,第一步首先是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结束敌对状态。结束敌对状态并不解决统一的问题,而是解决两岸之间的政治上敌对状态的问题这是符合台湾同胞求和平、求安定的愿望的。

    第三,两岸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的开始,对两岸经济性、事务性商谈的进行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我想,经济性、事务性商谈是两岸同胞愿意看到的。

    另外,从国际大局来讲,国际的大形势是大家都关心台湾海峡的和平与安定,关心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定,所以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两岸结束敌对状态,也是符合东南亚和亚大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利益的。

    所以说恢复商谈的条件还是很有利的。问题是台湾的决策人能不能看清这个形势,能够适应世界的潮流,来做一些真正对台湾的和平与安定、对两岸关系的发展都有利的事情。

    当然,今天钱其琛先生也提到,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要扩大海协与海基会的交流,通过“两会”之间交流的扩大,增加接触,来寻求进行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的共识的形成。

    记者:最近,美国现任或前任退休的官员经常往来于两岸之间,请你谈—谈美国是否使两岸尽早走到谈判桌前的一个主要因素?

    唐树备:两岸的谈判是两岸的事情,中国人的事情由我们中国人来解决。当然对外国朋友关心两岸商谈的进程,我们也表示理解。

    现在的问题是台湾要有先决条件,台湾的条件就是一定要先搞事务性商谈。由于两岸的政治谈判是大势所趋,包括台湾的领导人都表示同意,现在他们又不愿意正视了。

    事务性商谈在过去两年证明是不可能取得进展的,因为台湾方面要通过事务性商谈来达到分裂中国的目的,所以台湾方面有一个怪圈,这个怪圈就是提一个先决条件,搞事务性商谈,拖延政治谈判,然后在事务性谈判里又提出要达到政治目的,这种政治目的当然不可能达到,然后就说商谈无法进展,台湾方面就是不断的制造这种怪圈来阻碍面谈。所以现在两岸同胞应该总结过去几年来事务性商谈没有取得成功的原因,然后跳出这个怪圈,开始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然后把涉及到政治的问题放到政治谈判中处理,把事务性的问题按照事务性的办法来处理,那么问题就很好解决了。

    举个例子来讲,我们和台湾谈了几年关于劫机犯的遣返,都不能解决,台湾方面在讨论劫机犯遣返时提出某种政治要求,要达到某种政治目的,不愿意把他当作一个单纯的人道主义的人员安全的问题来处理,所以这个问题解决不了。

    不久以前,由于我们正确地处理了台湾刘善忠劫机到大陆的事件,尽管遣返劫机犯这个协议没有签,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台湾也不得不开始遣返本来应该遣返的大陆劫机犯。所以事务性商谈中的很多问题,只要大家有诚意,并不一定要通过谈判来解决,像遣返劫矾犯的问题谈了三年没解决,但是只要有朝一日,大陆采取了行动一一有动机犯被遣返了,台湾也就不得不遣返了,不用谈判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所以两岸的分歧不是事务性问题,事务性问题很容易解决,有些问题不谈也可以解决,两岸间最大的问题是政治分歧,所以我们要面对这个分歧来处理它,当然这个处理是长期的,但是我们应该开始,应该面对它。

(原载l998年 1月 2日香港《文汇报》)